行业新闻

他是僵尸片的“始祖” 首创了香港灵幻功夫片的

来源:原创 编辑: 时间:2019-03-14 08:58
分享到:

自小混片场,香港最年轻的摄影

我从小就在邵氏片场混,因为我父亲是电影美工。那时邵氏还是父子公司,还没建清水湾那个大片厂,而是租了钻石山的大不雅观片厂拍戏。

我第一部做摄影的电影,是去台湾拍的《寻母十七年》,主演是恬妮。之前做摄影助理,拍过邓丽君的《再见十七岁》。其时应该是1973或74年,我才二十出头,是电影圈最年轻的摄影师啦。

台湾电影不景气,技术方面也落后香港,我返港开展,又从摄影助理做起。后来在师兄华山(后来也做了导演)的介绍下,在《石破天惊》中从头担正摄影。

结识洪金宝,初做导演并不胜利

与洪金宝相识,是通过陈会毅认识的。其时洪金宝和麦嘉创立嘉宝公司,拍《拚命单刀夺命枪》,我在片场经常听他们探讨剧本,初步对做导演发生趣味。

后来黎应就找我做导演,我跟大哥(洪金宝)打过招呼,拍了《无招胜有招》,其时我是不懂做导演的,只有镜头联接不要跳就好。不久大哥又让我拍了《甩牙老虎》,也不是很胜利,我就跟大哥说,我还是做回摄影好了。

他是僵尸片的“始祖” 首创了香港灵幻功夫片的新一页

创作《僵尸先生》 经验一波三折

拍《提防小手》时,我又想做导演,就私底下弄一个关于僵尸的剧本,操持了一年,请了黄炳耀、司徒卓汉和黄鹰一起来搞剧本。因为我伯伯是茅山师傅,小时候我听了很多关于茅山法术的故事。据说茅山师傅不是绝前就是绝后,绝后就是没有后辈,绝前就是死的时候很痛苦,生前捉的镇的鬼会来找他。叔叔说,我伯伯临终就很惨。还有,其时大哥拍的《鬼打鬼》、《人吓人》都很卖座,我就想拍一个纷歧样的鬼片,于是就想到僵尸。

《僵尸先生》的老本是450万,也就是个中等制作,断断续续拍了120天才完成。期间一直追加投资,最后整整花了850万。老板(何冠昌)和大哥(洪金宝)预测这部影片至多也就能卖600万,要亏200万!我听完很潦倒,以为本人的导演生涯就此终结,策画干回资本行做摄影。